叶落归秋

魔道忘羡、追凌;全职伞修、喻黄;灵契熙华;终炽米优

【伞修】

*ooc私设bug有
*不懂是什么体
*修改加入伞修总觉得哪里不对
*用BG来说伞修
*文学功底浅出错见谅

繁华落,笙箫起,
醉卧高亭轻叹溢,
把酒当歌对月吟,
夜色如墨往昔忆。

狐裘暖,痴心寒,
钗钿零落青丝缠,
烟波浩渺湖光黯,
玲珑清音映悲欢。

日渐消瘦玄衫散,
几度花落素衣单。
独行红尘千秋过,
入骨相思再掩难。
匆匆寻君归何处,
恍忆故人已南山。

----------------------------------
似乎逻辑有点问题……
将就一下,有空再改。
(ps.手机不方便插入链接,想看原稿的话就麻烦掉进主页看啦蟹蟹( ˘•ω•˘ ).。oஇ)

绸缪

繁华落,笙箫起,
醉卧高亭轻叹溢,
把酒当歌对月吟,
夜色如墨往昔忆。

狐裘暖,痴心寒,
钗钿零落青丝缠,
烟波浩渺湖光黯,
玲珑清音映悲欢。

日渐消瘦玄衫散,
几度花落素衣单,
独行红尘千秋过,
入骨相思再掩难,
缘聚重逢生无憾,
无言凝望皆明了,
终释前尘守天荒。

------------------------
后面没压韵脚..

【全职/伞修】家(短篇一次完)

*伞修日常向...?
*小学生文笔,ooc有,私设有
*第一次,轻喷
*感觉后面比前面写得好是因为状态吗..

傍晚,吃过晚饭的苏沐秋拖着叶修出去散步。

“走吧,叶修,散步。你又在电脑前坐了一整天。”

“散什么步啊苏大大,哥是谁啊,坐三天都没关系。走走走回去打荣耀,散步这种老年人活动咱就免了。哥还年轻。”

苏沐秋看着死赖在沙发里的身影,一阵无语,无奈叹了口气,犹豫了三秒,还是坚持把窝在沙发里的人拖出来。

“不去?可以啊。下个月的洗碗你包完。”

“……”

“苏——大——大——心真脏啊不想洗碗就直说呗。走走走散步……”

“噢。你不是不去吗?”苏沐秋戏谑着望向那张充满怨念生无可恋(?)的脸庞。

“呵。我什么时候说过。”回应的是叶修抓起苏沐秋的手毫不留情的一口。

[叮~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叶不羞”上线]

(苏沐秋表示习以为常呵呵你懂什么?叶不羞最可爱了//////)

叶修仍是那副慵懒的模样。
“沐秋,街上空气太差,去后面的公园吧。”

“好。”苏沐秋执起叶修的手,朝他微微一笑。眸中的笑意与吹拂的微风——温柔了夜色。

叶修一愣。

“苏沐秋。”

“嗯?”

“犯规……”

“哈?”

“没什么,哥夸你呢。走吧。”

苏沐秋也不去深究叶修说了什么,牵着他向公园走去。

两人不紧不慢地走着,相顾无言,那份默契却让空气都缠绵悱恻。

“哧。”叶修嘴角微扬,眼里有残存的笑意。

“?”苏沐秋看向叶修。那双夺人心魄的眼清晰地表达出疑惑。

叶修一边暗自赞叹自家男人的美貌,一边奚落着自己没长进,定了定神答道:“想起一句词。”

“哟叶大大,还会词呢?说来听听。”

“嘁。哥也是文化人。听好了啊——”
“此、心、安、处、是、吾、乡。”

说罢便自己肉麻了一下,果断扭头不看苏大大的脸。

苏沐秋脚步一顿。

“怎........ ”   么。苏沐秋长臂一揽,叶修便被抱了个满怀,余下的话语湮没在唇齿之间。

苏沐秋的吻如其人,温和细致,又如烟草,一点一点令人迷醉沉浸不知,不断引诱着人去品尝,然后轻而易举夺走另一人的呼吸。

此时此刻,宇宙洪荒都静止。
万籁俱寂,我的世界只有你。

终于舍得放过怀中的叶美人,苏沐秋意犹未尽地咬了咬叶修有些圆润的脸颊。呼出的热气让叶修的脸上更添一分艳色。

苏沐秋抵着叶修的额头,有一下没一下地啄着潋滟的嘴唇,呢喃到:“唔..我知道。你的表白我收下了。况且妇随夫住也是实话。”

“?!”叶修扬起手就要打他。

苏沐秋低笑,将人彻底扣紧在怀里。下巴轻轻搭在叶修的颈窝,亲了亲他微红的耳尖。左手滑入那人的掌心,指缝,与那白皙修长的手指纠缠,握紧。

“我知道”  多么荣幸,我能令你安心。

“虽然你离家出走,但你要记得,这里,还有一个只属于你叶修的家” 

“无论何时” 

“无论你身在何处”

“苏沐秋都是你永远的家。”

“叶修,你的家永远爱你。” 

------------------------------
“苏..沐秋”

“你个骗子”

“心真狠啊”

“你要走就走”

“为什么连我的家都要一并带走”

“让我再一次……无家可归。”

224杂记

这种飘着微雨的天气难道不该窝在家写文吗结果被拉出来吃饭了我是该【笑】还是【哭唧唧】


ヽ(´・д・`)ノ


仅是半年前的景色都如此美得令人怀念,如今拉开窗帘绿意不再。飞扬的黄沙与张牙舞爪的乱石仿佛令人置身于千里之外的戈壁滩,仿佛炮火轰鸣的战场。飘扬的纱布与北风的肃杀共舞,生机寥落,耳畔有浅浅低吟,长长的音符萦绕的是浓重的化不开的哀愁与悼念。沉重地压迫快要令人窒息,而哀恸使人不禁随之低声吟唱,卑微地期望身上的罪孽能洗去些许,以求得永远的宽恕与安息。然而人类啊,你的贪婪与欲望何时才会湮灭,惺惺作态无不显露着自然的悲悯也无法满足的黑洞,在万物眼中是无比的嘲讽与怜悯,和更多的..可恨。终有一天,博爱的自然也不再容忍你的罪过;终有一天,你会承担所有的伤痕;终有一天,你的祈祷沦为玷污,亲受地狱熔岩的洗礼,忏悔你污浊不堪的内心,忏悔你沾满血污的双手......阳光穿不过的云层笼罩这道狰狞的伤口,晦暗,压抑,仿若在黑暗中孤独地舔舐着。萧瑟寒风依旧徘徊在这涂炭之地,一声叹息,一声长啸,饱含悲怆愤恨与怨念,在如幕布一般厚重的黑暗中蔓延。苟延残喘的枯枝隐约挣扎..
满目疮痍。
凄凉满襟。